半个币圈的敌人

大象财经 05-27 10:36

在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承担了生活服务配送和解决了400万就业的美团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美团的市值也突破了1000亿美金。从2010年创立,到2018年上市,美团进入的每一个领域都是毁天灭地的竞争强度:团购、酒店、外卖、打车、单车、生鲜等等,无一不是需要大量前期投资,无一不是强敌林立,王兴也因此被称为“半个互联网的敌人”。


在区块链领域,曾经专注币币交易和平台的币安在成长成为全球生态的过程中也将自己活成了“半个币圈的敌人”。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律屡现于江湖,每次币安创新时,各种攻击总会不期而至。


犹如大家面前有一堵高墙,所有人站在墙角下望墙兴叹,有一些不安于现状的探索者,想方设法去征服面前的障碍,却受到安于平庸者的嘲讽。在币圈,币安就是那个倔强的身影,不断以创新的尝试为行业探索全新的路径,并造福于整个行业,也是行业里受到非议最多的对象。

有人说,当你的敌人夸奖你时,你应该反思;当你的敌人抹黑你,说明你作对了。币安对此显然有着更加清醒的认知,所以虽然屡屡被黑,但币安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其不仅没有在非议声中停止前进的步伐,反而不断以更加创新的举措,维护客户价值,完善自身生态,拉动行业前行。


 币安履新 老套剧情再上演 


2019年8月28日,币安正式推出加密货币理财产品“币安宝”,首期支持BNB和USDT、ETC三个币种,并于当日14:00正式开放抢购。抢购虽不像launchpad那样万人空巷,但是也非常激烈,502人于16秒内抢购完200,000 个BNB,作为第一期头牌,BNB年化收益率币安宝给了15%。

币安宝上线后热情超过预期,接下来的3个月,币安陆续推出多期定期币安宝,币种涵盖了BTC、USDT、ETH、ETC、LTC、DASH、XMR、ZEC、XRP等。然而数字货币市场瞬息万变,1月7日伊朗危机后的爆拉行情、3月12日的瀑布,用户都需要快速决策是入场抄底还是套现离场,定期币安宝却影响了用户的决策。敏锐觉察到用户需求的币安团队在今年迅速上线了活期存币宝,跟余额宝一样随存随取,可以说是另一种持币生息,虽然年化利率很低,但是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币圈薅羊毛精神,吸引了众多用户的参与。并且很贴心的开启了自动申购。

与此同时,币安宝对定期币安宝产品也进行了优化,将之前必须在特定的时间购买变成 定制化定期,由用户来选择开始的时间、定期的长短。

币安宝经过半年的优化,用户体验正在向余额宝靠近,收获了流量和资金沉淀的币安宝再次成为了风口的猪,也成为了攻击币安是“灰犀牛”、“背水一战”的证据。

真相真的如一些网络文章所说吗?

2018年6月,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演讲中对投资者提示风险称,“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对照郭主席的这个标准,再看看EOS定制化定期币安宝最高年化是6.79%、USDT定制化币安宝年化最高只有6.26%,而活期币安宝就更低了,年化只有百分之一点多。

按照这个标准,说币安“灰犀牛”,并不是币安真的危险,而是币安宝吸金力量太强大,竞争对手流量和资金沉淀深受影响,妄图通过“灰犀牛”形象的定位,让更多的用户把币从币安提出来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每当币安的一款产品成功了,总是伴随着更多的非议。

收购币圈全球最大的流量平台CMC也是这样的。就像一位二线交易所产品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掌握币圈最大流量的CMC,占据了巨量资金存量的币安宝,币安你还让我们怎么活?”

这就是开头所说的,随着币安生态的扩张,币安就像美团成为半个互联网的敌人一样,把自己也活成了半个币圈的敌人。


 半个币圈的敌人 


美团的战略聚焦本地生活服务,在客户第一的导向下,为了更好的服务客户,美团从团购开始,团购与跟百度糯米窝窝团撕、酒店旅游要与携程死磕、外卖与投奔阿里旗下的饿了么交锋、打车有滴滴、生鲜直接动了阿里和京东的奶酪、单车业务更是与滴滴、阿里系进行竞争,所以王兴和美团被称为半个互联网的敌人。

币安是怎么成为半个币圈敌人的,还得从2019年9月说起。

那个月对于现在币安是一个值得回忆的月份,在这之前,币安2017年崛起于币币交易、2018年平台币爆发、2019年launchpad引领IEO风潮。

2岁多的币安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次次帮助行业将蛋糕最大,并在没有动其他人奶酪的情况还帮忙了同行,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况,币安收获了不少赞誉。

但是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币安开始了与竞争对手的正面交锋:

8月底,币安宝上线,

9月初,币安收购衍生品交易平台JEX、上线币安合约,

9月底,币安OTC法币交易测试上线,

11月,币安宣布收购印度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WarziX

紧接着,又在今年投资印尼Tokocrypto交易所,收购世界上最大币圈流量平台CMC,截止5月,法币交易支持44个国家的货币,C2C业务支持30种。

更是在今年4月份上线了币安矿池和质押借币,正式杀入了矿圈,再加上之前布局的Trustwallet钱包、币安链、持仓返利、新推出的杠杆代币,领先于竞争对手的产品更新迭代速度,让币安的数字金融生态不断强大。之前布局数字金融的老牌矿池们、存币贷币服务的贝宝、人人比特等都感受到了压力。

于是,当巨人收购CMC,直接将币圈最大的流量池收入麾下,自然是动了竞争对手的奶酪,一时间江湖再起风云,币安也进行了“背水”。

并且,减半行情并不如大家那么乐观的结果,蛋糕已不可能迅速做大,存量竞争的时代,谁的产品服务更好,用户会用脚去投票。


币安“背水一战”的真相 


人们总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这背后更真实的原因也许是,成功者在埋头苦干的过程中,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坚守自己的初心,干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一如美团等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无论是其野蛮生长的过程中,还是其已经取得一些成就的当下,仍会招来很多非议。但他们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坚守初心,不断完善生态,从而在各种不确定性因素不断堆积的2020年,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股价不断攀升。

币安同样如此,一路走来虽然非议不断,但并没有阻止币安不断进取的步伐。但相比以往,此次为币安引来非议的事件却用心险恶。比如高收益EOS理财产品,其实原本只是平台将投资收益完全让渡给投资者的简单事件,却被别有用心者质疑为资金链紧张。事实上,在互联网创业江湖,烧钱吸引用户已经成为一种公认的模式,现在币安只是将投资收益完全返还用户,却遭受了如此大的非议,其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猜测。在行业默认截留理财产品收益获利的潜规则下,币安却将投资收益全部分给用户,这不仅会吸引其他平台的用户,更会把原本可观的投资收益曝光于众。挡了别人财路,被抹黑大概已经算是最客气的手段了。

只不过,以资金链断裂、背水一战来抹黑确实有些无稽。众所周知,检验一个交易平台资金储备是否充足,最直接的方法莫过于查询其资金储备和收入。据笔者通过第三方平台查询,目前币安的冷热钱包及充值钱包中BTC存储量高达176160.46枚,按照当前市价来算,总体市值超过百亿,而这仅仅只是BTC的资产储备。即便是这些BTC中,涵盖了用户存放在币安的资产,那么既然用户能放心的将自己的数字资产存储在币安上,那资金链断裂自然就属于无稽之谈了。

再比如收购CoinMarketCap,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类似CMC这样的基础数据服务商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并不成熟的现状,决定了这样的基础数据服务商很难获取海量的营业现金流,去支撑自身的快速扩张,并进一步去推动行业的发展。这就注定了其需要来自外部的现金流支持,通过更加公开透明的数据赢得更多公众对数字货币的认可。正如CZ所言,CMC一直致力于推动人们能更好理解加密资产,为用户提供每种资产真实的信息,让理解加密资产变得高效便捷。在推动开放与去中心化世界的进程中,CMC无疑在获取、分析、呈现数据等方面举足轻重。

站在当下,币安收购CMC的初衷,必然是为了完善其生态。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随着币安收购CMC后,打造更加完善的生态、创造更多吸引新用户的场景,也是造福于整个行业的利好。比如,在争端频发的当下,华为数十年如一日投入巨资打造的海思,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我国芯片设计领域的一片天空,从而让我国打造完整的产业链条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对其自身来说,也正是有了海思,华为才能在遭遇外部势力卡脖子的险境中,有了更多辗转腾挪的空间。更重要的是,提升了我国智能硬件制造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就此来看,收购CMC长远意义或许真的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诚然,币安作为商业机构,其收购CMC的初衷是为了完善自身的生态,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假以时日,币安凭借全球布局和生态布局,在自身做强做大的同时,也未尝不能像华为那样带领一批华为概念股,打造属于自己的天空,并最终带领整个产业链条走向全球。

但这对于抹黑者而言,显然并不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不过,为行业未来所想,奉劝那些攻讦者,还是多花点功夫,想想在自身做强做大的同时,为行业的发展探索更多可能,而不是把目光盯在别人干了什么。毕竟,区块链这块沃土,有足够大的空间供所有人施展身手。


大象财经(原名大象区块链)是第一家坚守原创的区块链媒体,由数十位来自纸媒、电视台、商学院、4A广告公司和国内TOP5公关公司的人联合创立。专注生产深度、负责任的优质内容,在业内拥有众多忠实读者,目前拥有网站、APP,并在各大门户网站开设专栏,原创稿件已超1000篇,累计阅读量超过5000万。

评论: